广州离婚律师事务所

办案手记:一起难度极大的离婚抚养权纠纷案,看律师如何在二审阶段上演惊天逆转

当前位置 : 首页 > 婚姻继承

办案手记:一起难度极大的离婚抚养权纠纷案,看律师如何在二审阶段上演惊天逆转

* 来源 : * 作者 : 广州离婚律师事务所

作者介绍:陈鉴豪律师,广东天穗律师事务所婚姻家事委员会副主任,广州王幼柏律师团队副主任律师,广州市妇女联合会法律援助律师,广州电视台经济与法频道《律战行动》栏目特约评论律师,广东电视台《律师说》嘉宾点评律师,专攻婚姻家事、财富传承与刑辩领域。

案情介绍:

腊月寒冬,一家人围在火炉边取暖,是件多么幸福的事情。可对于小A来说,这一年,她只能孤零零地对着火炉,擦拭着脸上的泪珠。火炉边晃过儿子欢蹦乱跳的影子,除了无尽的忧伤,还有不断的思念。

A(女)与小C(男)曾因工作相识,于2012年登记结婚。婚后生活和和美美。但自从在2013年生育儿子小Q后,双方的父母对于如何抚养孩子产生较大分歧,导致两家人关系不睦,小A与小C的感情随之一落千丈。

事情发生在2013年的冬天,小A与小C因生活琐事发生激烈争吵,争吵过后,小C摔门而走。但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小C自此产生离婚的念头,并着手离婚一事。

离婚无非处理三大争议焦点:是否到达感情破裂的程度、孩子抚养权归属及夫妻共同财产如何分割问题。

C经咨询法律专业人士后得知孩子两岁内一般判给母亲。小C自知胜算不大,于是暂缓了起诉的工作,先着手转移孩子,制造孩子跟随小C长期生活的现状。于是,这一天,小C带上家人,来到与小A共同居住的居所,二话不说,直接抱起儿子小Q(年仅半岁),拔腿就。小A见状,质问小C的做法。小C却接连对小A进行辱骂,并扬言让小A这辈子也见不到小孩。小A一下子惊慌失措,首先想到的是小C会藏匿孩子。小A顷刻泪流满脸,跪求小C放下孩子,孩子才6个月不能离开母亲。孩子见状亦受到惊吓,嗷嗷大哭。随后小C在小A的拉扯中挣脱。这一别,竟让母子阔别三年,而小C也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时间来到2016年,孩子已经三岁了。这三年来,小A走过很多地方,也到过很多城市,她不放弃任何一个寻找孩子的机会,岁月的煎熬一下子让小A白了半边头,样子看起来无比憔悴。几经打听,儿子被小C藏匿回老家梅州,现正在梅州当地上幼儿园。小A随即连夜赶路,来到梅州,在幼儿园门口等候多时,终于等到了日思夜念的儿子。然而儿子对母亲几乎是没有印象了,称呼小A为阿姨。小A的泪水忍不住地往下掉。闻讯赶来的小C父母一手拉住小A,再次把孩子从小A怀中抱走。小A一路跟随小C父母来到小孩的居所。但凭小A如何敲门,小C一家人就是不开门。小A只能报警处理,但因“清官难断家务事”,涉及到家庭纠纷,民警亦无法过多介入,调解后便不了了之。紧接着,小A在悲痛之余收到了来自法院的离婚起诉状。小C起诉离婚,并主张孩子抚养权,理由是:孩子已经三岁多,长期跟随小C父母共同生活,并且已入读当地幼儿园,结合双方的抚养能力及抚养条件,孩子的抚养权应判归自己。小A忽然醒悟,这三年来,小C原来一直都在密谋离婚,有目的地将孩子拖过两周岁。

果不其然,一审法院判决认为,小Q已经年满三周岁,并且随父亲小C及其父母共同生活时间较久,已在梅州稳定生活,现再改变原有的生活环境对子女健康成长明显不利,加之小C及其父母乃书香世家,小Q随小C家庭生活有利于小Q的成长,故小Q的抚养权应判归父亲小C

A得知该判决后,当场哭晕过去,令其极为后悔的事情是没有在孩子两岁内起诉离婚,主张抚养权·······

我国《婚姻法》第三十六条规定,离婚后,哺乳期内的子女,以随哺乳的母亲抚养为原则。《最高人民法院印发<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>的通知》第一条规定,两周岁以下的子女,一般随母方生活。第五条规定,父母对十周岁以上的未成年子女随父或随母生活发生争执的,应考虑该子女的意见。从上述规定可以看出,考虑到孩子需要长期摄入母乳及情感上依赖母亲的原因,法院一般会将两岁以内的孩子优先判给母亲,而对于年满十周岁的孩子,一般应尊重其意见。(民法总则颁布后,司法实践中一般认为对于年满八周岁的孩子,就可尊重其随父或母生活的意愿)

但对于两周岁以上至十周岁以下的年龄阶层的孩子,抚养权如何判定则没有具体规定。实践中,法院一般会综合考虑子女随父方还是母方生活的时间较长、双方的硬实力(住房、经济收入)以及软实力(文化程度、家庭环境)的因素。换言之,法官在这个年龄阶层的孩子抚养权有一定的自由裁量。不少法官考虑到后续执行难的问题,大多以维持孩子现有的生活状态作为最终判决的理由,将孩子判给与之共同生活的一方,故使得现实中屡屡上演“抢孩子”、“藏孩子”,双方最终闹至派出所的事件,对社会产生不良影响,最终也伤害到孩子。

然而,“抢孩子”、“藏孩子”后与子女构成“稳定的生活”的做法是否就一定会被法院所采纳认同?是否会影响法官判定孩子抚养权归属的因素?

对此,学界存在两种截然相反的意见:

有观点认为,“抢孩子”的行为会引发更多的道德风险,从长久来看,不仅对孩子的成长不利,还会起到负面的引导作用。另一观点认为,父母双方在争取孩子抚养权时或多或少都会创设对自己有利的条件,因离婚诉讼案件审理的周期基本上都在半年到一年左右的时间,如果一方“不抢孩子”,必定会在争取孩子抚养权的某些方面存在不利的因素,同时在离婚诉讼期间的探望也将会成为障碍。故不应归罪于父母一方当初“抢孩子”的动机。

A通过了解,知道我们团队(广州王幼柏律师团队)专打婚姻家事官司,属于专业的婚姻家事团队,因此过来我律所委托了本律师代理其二审上诉阶段。笔者深感案件改判难度极大,加之受中院改判政策的影响,几乎是没有任何机会,只能放手一搏,故作出如下诉讼策略:

首先,全面收集小A在住房条件、居住环境、所处区域、工作收入、经济来源、学历等级、文化程度、情感付出、抚养精力、抚养经验、育人技巧、技能证书、荣誉证书、外部评价、家庭背景、家庭涵养、身体条件、生育情况、父母协养、父母条件等二十多个方面对其有利的证据,创设小A在抚养能力及抚养条件比小C更胜一筹的软、硬实力;

其次,全面收集小C及其家人拒绝、排斥小A探望小Q的证据,譬如小Q所在地物业管理公司出具的证明、保安的证词、邻居的证词、幼儿园证明、老师证词、录音录像、多份报警回执及报警笔录、多次往返车票、双方的短信、微信记录、当地妇联、街道的受案回执及申请证人出庭作证等,以证实小Q一旦判归小C抚养,小A就连探视权利都无法得到充分保障,后果将不堪设想;

再次,Q由于大部分时间是C父母代管、教育,指出小C不尽抚养义务以及全面论述“隔代抚养、隔代监管”无异于让孩子变成“留守儿童”而对其健康成长明显不利等诸多严重问题,并全面收集证据,譬如Q在祖父母处生存状态堪忧的相片和视频幼儿园接送证明、小区证明、证人证词、小C工作单位(在广州)所出具的考勤表、劳动合同、隔代抚养所发生的犯罪案例等;

从次,对两地的教育资源、医疗资源、落户资源作横向对比,指出生活在一线城市的子女,更有利于其成才,并收集相应的证据;

最后,指出小C当年“抢孩子”的行为不仅在道德上无法原谅,还涉嫌违法(我国《宪法》、《妇女儿童权益保障法》及联合国《儿童权利公约》均着重强调保障妇女及儿童的权利、权益,一切损害妇女、儿童权益的行为均不应受到保护),严重伤害子女的身心,并收集小C“抢孩子”的证据,譬如找寻当年目击证人,双方当时的短信、微信记录、报警回执、报警笔录、录音视频等

最终,通过切实有效的诉讼策略和艰苦卓绝的工作,案件取得全面胜诉。

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,小A与小C离婚,对于小Q而言,其随父或随母生活均会使原先正常的父母子女关系随之改变。根据法律规定,对于子女抚养问题,应有利于子女身心健康,保障子女的合法权益出发,结合父母双方的抚养能力和抚养条件等具体情况妥善解决。本案中,小A与小C离婚前,小C未经小A同意,将小Q送至梅州随小C共同生活。父母系抚养教育未成年子女的权利人和义务人,祖父母并不能代替父母履行抚养义务。小C系国企单位的工程师,在广州工作和生活,有能力和条件自己抚养教育孩子。其虽每周回去探望小Q,但其未能亲自抚养小Q,同时也给小A探望子女带来不便,使小Q长期脱离父母的关爱、呵护,小C未能充分尽到抚养教育的义务。抚养不仅指父母从物质上养育子女,更反映在生活上给予精心的照料及力所能及的帮助。祖辈对孙辈的照顾关爱亦不能代替父母。小A作为母亲有稳定的收入、良好的教育,有能力亦愿意亲自照顾小Q,故小Q由小A携带抚养更为有利。

上述判决弘扬了社会的善良风俗,为需要保护的弱者带来温暖的曙光。通过判决,我们可以清楚看出,“抢孩子”、“藏孩子”的行为本身是不对的,长期脱离父爱或母爱会给孩子在心理上造成不可磨灭的伤疤及伤痛!

当然,随着计划生育政策的放开,越来越多人愿意生育二胎,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因唯一孩子而被当作为抢夺的工具。我们提倡对孩子的爱,应该是无私的、完整的、理性的,切勿为了争夺孩子抚养权而伤害了孩子幼小的心灵。

    如果想了解更多离婚诉讼实战妙计或者财富传承专业知识,请关注我们的公众号“广州律师王幼柏(wyb4155)”或加团队微信号13512701972还在等什么呢,现在就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加我们微信吧,更多精彩等待您的发现。